NOIP2018


走着走着怎么脚步渐渐慢了
忙着忙着怎么生活变得拖沓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凌晨零点零分,坐标杭州某宾馆

在这特别的一天,特别的时刻,我…

被惊醒!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是不是被剁掉了

事实上十号那晚十点半吃了KFC夜宵,回来洗洗碎觉

十一点半左右,听着歌入眠,往常听一会就摘耳机关手机睡觉,但是这次…

我听睡着了,知道 2018-11-11 00:00:00 前十秒,因为设置的定时关机,倒计时把我吵醒了

好吧,其实就是这么一件狗血的事情,这时候我是不是应该醒来开始狂欢买买买呢?

不,没等我抓起手机看看怎么回事,倒计时结束手机关机了,一个亿的损失一念之间

我又倒下睡觉,因为,明天是 NOIP2018 DAY2


一切回到两年前的某个夜晚

顾老师进了教室,问有没有人要报信息竞赛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这门竞赛,之前,也就是学校一开始,只搞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四门

现在想想连所谓语文英语竞赛都搞了,我信息大竞赛才刚刚崭露头角

太晚,不算太晚

那时我正好退了物竞,虽然顾老师反复强调这也是门正经的玩意儿,不简单的,问有没有谁什么有经验什么要报的

我毅然决然上去问,我没搞过,但有兴趣,可以报吗(原话当然忘了)

于是我开始了 OI 生涯

据可信资料记载,那是 2016-12-03 的下午,我见到来自远方的陈老师


转眼就是2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11-10 DAY1 8:30-12:00

有些小紧张,输密码时第一次输错了

看来题目,T1一眼原题,单调栈

虽然记不太清,最后成功回忆起来,9:00敲完

T2 其实也很快有思路,又半小时 9:30敲完

敲完之后方了,不可思议的简单???慌乱得回去又看了几遍,还是往下做了

T3暴力骗分,记得每个substack都花了约半小时,中途还拉了坨屎

然后 11:30 左右了,感觉没什么好干的,便做了仔仔细细检查文件名输入输出重定向检查

闲着还找g++命令行编译测试,总之感觉很好,该做的都做了,该注意的都注意了

11-11 DAY2

第一遍又敲错密码,差点被抓,因为密码提前公开,但比赛没开始,第一天是公布了马上开始了

因为 DAY1 的水分,其实我就开始担心 DAY2 难度

果然炸了

第一题自以为能写出了,却总发现写不对,最后没写出来,却花了两个小时多

第二题瞎几把推导了一番无果,然后时间已经紧迫了,遂暴力,没想到暴力都打了这么久,哭了

然后第三题就没怎么写,我贴着结束时间敲了一个总算编译通过的部分分,但是完全没DEBUG,肯定炸

结束了

我两年的OI生涯终结于此,我要退役了,可我还没完成我目标啊…

我估计300分,现实应该比理想糟糕一些

我在想会不会运气好我多对几个点,会不会人品爆炸D2T3敲出二三十分???

实在不应该失误分配时间啊…


想起去年的初赛

我那时做的每一套初赛真题

讲实话不会,没一张能做到70分的(如果有,就是问题求解或程序填空听别人讨论来的)

虽然考场上mmp,心里仍热存着侥幸兴许可以吧

最后50+滚粗(线70+)

低得可怕,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那么弱

那时候竞赛还不是那么重视

也就最多每周两三节课,加起来不过四五小时

但是快活呀,多怀念高一时的生活

后来第一次起来应该是第一个寒假,竞赛补课

记得那时恰巧我跳楼,青了半张脸

那是还有晚会每个竞赛班表演节目

大家一起唱了水手

我么….emmm,拿高领遮了脸骚起劲

一如昨日般美好

当初的那十几个人,当年只有一届的我们,那场补课时的晚会,再没出现过


直到我参加了什么 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

用 VB 写了一个火柴人游戏

火柴人

那时为了写这玩意,将近一个月我天天中午去机房敲代码,用U盘拷着

其实我想,对于那项工程,我想唯一帮助过我的时顾老师

虽然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码出来,遇到需要的技术自己百度自己学

然而关心过我,在意过我的这项工程,问我有没有不会的,需不需要帮助的只有顾老师

时不时问我进度如何,提醒我快截至了

当我掐着截至日期把成品给她,她告诉我给陈基伟(那是他是我的信息老师)

我也…这么做了

至于后来,某天晚上基伟告诉我那个火柴人得了市一,我不清楚我哪来的情商,立马回应”谢谢老师”

后话么,还是有的,他又某晚过来说,我那个省三了

这倒是令我吃惊,记得是在2017初赛后,那时候没进复赛,初赛只算市一

这个瞎搞搞竟然省三了,自然乐呵呵,基伟说奖状在办公室(咋不给我拿来呢,emmm话说我现在还没拿)

他让我再搞,明年搞个省一之类得

再后话呢,没了…

那个寒假,本来打算搞的,结果颓了,开学就没空了

不过自那以后,我就开始了每天中午去机房敲代码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没怎么见陈老师,孙老师来了!

那时我的小目标是每天中午一道题

那时候还天天拿着个U盘在小主机上拷来拷去

那时朴素的我啊


第一次初赛失利后,我觉得我才开始花功夫在竞赛上了吧

我所幸我是竞赛的

我记得那时其他竞赛班都有作业

记得那时分了班,我到了二班

周一周四下午最后一节竞赛课

二班都是竞赛大佬

某天下午好像因什么原因竞赛取消

教室一阵欢呼,我真的有点失落落的

后来又恢复了,教室哀嚎一片

我,别提多快活了,那时我就深深感到

作为OIER,真好.我爱竞赛,真好

也许当初多半是兴趣,也有几分功利,选择了竞赛,一路走来我从未后悔过这个决定

我是幸运的,与那些只把竞赛当竞赛的人

我是幸运的,爱上这样一门事业

毕竟我搞竞赛还对高考有利,某些如果爱好是剪纸之类就难了

剪纸进清北,这个头条新闻似乎见到过,那可是绝无仅有


在那之后啊,初赛过后

格局开始改变

我们也有了专属小机房

我可以保存代码在本地,而且几乎是可以随时过来敲

我还学了一些骚操作,像git之类的

还和(现)高二合并了

但原来的还能达到两位数的高三

一个个去了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人走着走着散了

到最后只手可数

我想这就是所谓竞赛吧,到最后总是优胜劣汰

或是说只是他们自己走不下去,不想走下去了

或许没有天赋一说,只有恒心一说,只有喜不喜欢,想不想

他们走得很平静(笑)

比起其他竞赛我见多了,那些想退又不敢退,那些落得被劝退

我一直坚信五大竞赛

我们学校,电竞是最棒的

电竞,我们都这么称呼自己,习惯

我们过的最潇洒,老师和蔼可亲,课后几乎没作业

可这不代表我们出不来了成绩

或是电竞是最水的最简单的


所以我恨啊,为什么这次我没有发挥好

300分再怎么说也没一等了啊,哪怕这次人多垫着啊

我还心存侥幸吗,去年初赛忘了吗,没有一点把握

所以说我怎么确信自己二等稳了呢

我觉得我向来对自己要求不严吧

总想过要努力努力,但哪怕最后失利,叹口气,我没事了

心态好吗?那我怎么不能甘心过佛系生活?

纵观其他竞赛,省二不好了吗?

可就是这点,我过意不去啊,我所走过的这一切不允许我只拿这么点


越活泼越难过吧
越洒脱越放不下


高一的暑假我们去杭州清北

那时我听不懂,就没怎么听,但也自己在做题

那时也像出去玩

孙老板请吃饭,几千的烤肉

回来时错过了火车,改了站票哈哈哈

高二的寒假,说要出去补

这时是初赛过了,我深知自己的弱小

怕出去又听不懂,就决定不去了

孙老师找我说过,说我不去挺可惜的

然而那时我就是铁定了没去,唉

结果是,颓了,想再做个作品的,创新大赛,无果

我又一次意识到我是那么弱,在自律上

高二的暑假,就没出去了

即便没出去,竞赛依然欢乐多

一次次孙老师顾老师请客外卖,KFC,奶茶…

一直都是这么欢乐的竞赛

但那之后,就是恶梦

高三的开端,迎接的是三加一

我向来不对文化课感兴趣,感觉从来都是应付

除了技术,我在高二第一次就选考,97,虽然是想100的

当然这也是我学竞赛的得意一点,看数学物理化学生物那门能像我这样洒脱

我一开始就决定,考完多出来的时间全给竞赛(选考又恰在初赛后不久,那次初赛确实让我过意不去好久)

当得知97时,本来还打算冲100冲会儿,最终放弃

于是我比所有任何人多出几乎每天一节课的时间

可是也许他们不知道我多出这么多时间,学习也上不去

本来我也美滋滋的每节课屁颠屁颠的老远跑到机房去

慢慢同学都对我有了这么个印象: “又去机房?!”

三加一时不知道有多疯狂,但我不为所动啊,照样按时去机房

而恰巧这时候,其他竞赛一个个结束了

一开始老师还会体谅体谅物理数学化学啊,说搞完回来好好三加一

没有老师在意生物和电竞,(我们班这两个都只有一人)

我一直都是最特殊的一个

而电竞恰在十月中旬,选考十一月初,我…

一天班主任(数学)叫我出去,(因为成绩不理想),他就问我为什么,我…

能证明说,emmm没花时间啊

为什么没花时间,你干嘛去了

emmm(怎么到这种地步…)竞赛…

竞赛?!他似乎狂笑了一声,还搞竞赛

问我什么时候,十月中…

然后他就跟我理论,说其他竞赛怎么样了,结束了,那些同学怎么做的(开始专注文化课),竞赛出成绩了吗(就是劝退)

然后又理论说三加一某校放了语文数学结果吃亏了,数学也不能拉下(你小子数学感不好好学我打死你)

再者叫我好好学三加一啦

我….没鸟他

照样机房天天跑(不该去的时候也去)

也就是某周日下午 18:45 - 20:45的 Codeforces 比赛

我看着没什么事,一模刚考完吧,没什么作业之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溜了溜了

那晚我打完又写了博客,差不多快放学了 (21:40左右),出了小机房

经过办公室,灯亮着 !!!陈基伟!!!

就被他叫住了,用他独特的方法捏我的肩膀

他说,凯心啊,你竞赛要搞就好好搞,搞出成绩来(我嗯嗯嗯)

不要成天上网….

我没有啊…

mmp,说得真委婉

我悻悻得回去了

回到寝室

班主任来了,呵呵,说我又去机房了

对,又一次变相劝退

说得也就那几句理论吧

又问我竞赛什么时候,十月中旬…

接着就论刚出得一模成绩

顺带把全寝室批一顿

还记得上次来,我正在看竞赛书

他凑过来把瞅瞅,看看封面,冷笑一声,还在看竞赛

我一次次记得清清楚楚刻骨铭心

他又不止一次次的找我谈话,多半由成绩引申到竞赛

又问竞赛什么时候,十月中旬

那是第三次劝退现场,我本着事不过三的原则,打算和他摊牌,(老子就是要去机房咋地!)

但这次态度竟好了些,以往就是严声呵斥,这次还算平静,叫我搞完竞赛赶紧补物理

我脸上嗯嗯嗯嗯嗯,心里妈卖批


关于班主任啊,和他始终有到过不去得坎啊

我并不后悔选择北师大附中,这里有最新的建筑(咳咳,当初就是冲着”新的””黄埔届”来的)

在这里我相遇友情,留下回忆

我不后悔我选的物化技

但却后悔来到二班,向来听说了黄汉桥的严厉, 我想我喜欢和蔼的…

当得知物化班是他时我就开始惊慌

后来证明确实如此了,我应当选的是物技化,而不是物化技

在二班我太孤独,文化课不比校前几的大佬们,竞赛又只有我一人

我是最特殊的一个

高一上册期末我跳楼,咳咳,其实是凌晨四点起床拍一些校园夜景

我想美丽校园,我要做第一个探索者

我上了五楼通往屋顶的梯子,不料五楼天花板和屋顶有一层一人高的空隙,我就站在梯子上拍

我们学校是感应灯,灯灭了,四周一片漆黑,就在这一切遁影的时刻,我突然

睡着了

一脚踏破天花板(其实就一层几厘米后的硅胶板??,经常被台风吹炸你们懂的)

一下子,世界又明亮了(感应灯又亮了)

我望了望四周,都是破碎的天花板,好不壮观

第一反应找眼睛,哎呀,断了只脚,再看相机,好像没坏,就是遮罩裂了

然后找纸巾擦血,对,我是脸朝下摔得呀,随意青了半张脸

我可能还是没睡醒,不过求生欲极强,迷迷糊糊走到门卫

我可能没觉得痛得死去活来啦,我觉得还可以,看来是真的没睡醒

也没看清门卫是怎样得一脸惊讶,估计眼镜也没睡醒

后来就去医院了呀,有记忆以来第一次住院,住了两三天吧,就会学校补课了

至于后来,闹了这么大事,学校好歹表个态,给了我一个处分叫私自翻越寝室阳台栏杆

我想如今寝室一楼护栏加高不仅因为某些早上睡迟翻出去,我也有不可某灭的一份贡献

(这个梗我可以吹三年)

这,我生平第一个处分,据说要过几个月观察才能撤销

然后就换班了,天杀的,要死不死黄汉桥,我数学还不好

这就是一切矛盾的源头了

某天我找他签字撤处分,他说不能没犯事就撤,还要我为班级做贡献,我???

他说下星期找他(观察我一星期)

一星期能看啥,我反正感觉啥没做,下周就找他了

结果恰巧额那时数学作业还是什么考试不太好

我找他他就歪着脸色说不给签,看你期末成绩

我…期末成绩,那这么玩,决定了,不签就不签

其实我主要生气的是第一次说下星期,结果这家伙爱签不签了

还有后话,是我妈,遇到校长,吱了一声我儿子的处分…

然后汉桥就来找我了,叫我叫周五家长来,撤处分(运动会吧,反正某天下午放)

叫家长???(这不是主要原因)老子都已经决定不撤了啊

于是我没叫,放学就找他说我不撤了

更刺激的是,我当着他的面把申请书斯拉

头也不回走出办公室,他在里面叫回来!

可惜我走错了方向,向左会经过另一个办公室门,就会被看到啊啊啊啊

我于是在门外犹豫了一会,飞也似的往右边窜走了

从此结下冤仇,至今处分未撤


是的,我想着,我会拿出成绩让他看看

出了考场却是满脸纠结

我闷闷不乐了好久,一心懊悔

直到什么时候呢,我放下这些,开始回顾过去,开始感慨这一切

那是回去的火车上,旁边坐着孙老师顾老师

他们在交谈,他们也感慨了,也说着退役的话,不打算教竞赛了…

那一刻,才突然间意识到,结束了啊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啊

空间里李昊霖发了条说说,说退役了

也许表面,也许现实中,他还是说说笑笑,笑着说爆零了啊,退役了啊

依然平时那副模样

说说里却是真真实实的心里的那一面

没人掉眼泪,每个人都笑着,心里却都多多少少风吹雨打啊


我终于回到了家,却不觉得征途的小鸟回到温暖的巢

不觉得风暴的小船回到安全的港

我的竞赛结束了

我又得回去了,这次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推脱文化课了

我的身体上不觉的累,心却支离破碎

妈妈问我竞赛考的是什么,信息还是通用

竞赛就是竞赛啊

我想了好久告诉她,编程

哦,原来是编程啊

其实就像我的同学们,我听到的最多的是”又去机房啊”

是的,他们理所当然的觉得我天天划水

他们其实就不清楚所谓的信息学竞赛

亦或是从来都不被理解,他们却是少有的支持我的人啊

我想,要和竞赛的伙伴们说再见了,可能身边再没了解我所做的事情的人了

耳边的某某某 AK IOI也随风去了

我就是这样的心碎,想在家里好好修补它,却碍于与班主任的关系,还是早早回学校吧


你想哭就哭吧
明天总要微笑啊


回来的晚上,我试着摸索那根OI的线条

想好好的将她卷起收下,却发现,她已经牵起了我整个的高中生涯,贯彻了我两年生活的点点滴滴

原来我已经

习惯了每天中午到机房敲代码权当午休

习惯了每周六中午望着同学回家的背影

也习惯了每次放假竞赛补课都忍不住也笑着跟一句操你妈

习惯了同学眼里动不动溜去机房的我

习惯了班主任三番五次的劝退

也习惯了一口一个大佬太强了%%%的OI生活

这根线太长,我望不尽它

这根线太重,我放不下它

这根线太牢,我剪不断它

这个结太紧,我解不开它

我想花这一晚上细数两年里的点点滴滴,却发现数不尽它


于是我

就回来了呗

在一个细雨的清晨

我想我是害怕的

害怕今后再无滋味可言的文化课生活

害怕再次被班主任吊着打

害怕与班里的一位位大佬再也没有一丝超越的可能

但我想比起旁人的冷漠,我可以同样淡然,或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可我最怕的还是那些支持我的人

我要拿什么去回报他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与信任

我最怕的还是我回来了,所有人问我嗨,凯心.考得怎么样


我忘不了为了搞竞赛而忍辱负重的经历

忘不了曾经那些人的冷眼嘲讽

也不会忘记那些人对我态度的改变

辜鸿铭曾说:现在的中国只有两个好人

五四运动时,辜鸿铭虽然是保皇党,却要与蔡元培同进退。他说:“现在的中国只有两个好人,一个是蔡元培,一个是我。我不跟他同进退,中国的好人不就要陷入孤掌难鸣的绝境吗?”而他的解释是:“蔡先生点了翰林后不肯做官就去革命,到现在还是革命;而我自从跟张之洞做了前清的官以后,到现在还是保皇,这种人哪儿有第三个?”

今年的初赛,我可是总算有把握了,自己做了好几套卷子,感觉都能80+,真的自信满满了

相反老师们很紧张,特别紧张,也许上次初赛的打击很大

我轻轻松松进考场,做了做题目,瞬间崩溃,太难了

我想,天要亡我?

我觉得不.对了答案,80++,我觉得稳了

我告诉孙老师,我保守估分80,他还不放心

后来么,反正也是稳进了

自然同学们都要阿我

然后基伟老师就又看上我了

某天吃饭他过来就坐我对面了,和我扯听说你很厉害诶

然后我还遇到徐林建,同上

我脸上笑嘻嘻,不知道说啥好

汉桥又在某天早上对我说,首先恭喜你竞赛取得好成绩,之后还有复赛是吧

他总算是没问我什么时候了

但也不能放了三加一

爱憎分明,对的就大加赞赏,错的也毫不犹豫批评

没有人非要对我和颜相向,也没有人做错什么

我只是觉得不爽,把这一切好的坏的当做动力


我一直没有减少过我去机房的频率就直到选考那三天

考完第二天立即起身去绍兴集训,其实也就临时抱佛脚了

向来也听说其他地方竞赛大佬云集,他们都是早早开始,

比我们年轻,还比我强

我去绍兴一中给我最大的感受

不是那儿环境多好,设施多好,食堂多棒,令自家第一届学校都愧色

而是我在那遇见的真正的大佬

听说和真的见到是完全不一样的

和那些冲着国际比赛去的,我觉得自己多么渺小

模拟赛被打爆

我平时刷题,刷到一定量后,发现真题就是真题,和那些妖艳贱题完全不同

要么难,要么坑多,

于是我决定这么有水准的,应该留着,等考前做,好看看自己到底几斤几两

没想到一到高三,一切都挤在一起

我就是这样近十年左右真题都没做的情况下上了考场

常常想过回到过去

如果能重来,我早点开始努力会怎样

如果能重来,我不是第一届,到一个有经验的学校,有学长带着会怎么样

但是没有如果

如果我在过去改变任何一个环节

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带着可能会更好的奢求,可能失去已经获得的全部

这两年来的所有酸甜苦辣,那些让我笑过的,我从不会感到后悔

我珍惜现在所获得的一切,不愿失去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第一届,荣辱与共

其实每个人这一路走下来都不平坦,谁都一样,但我们总是只看到自己脚下的坎坷

孙老师也是费尽心思找各地各群的模拟题给我们做

尝试过用红包激励我们拿高分,试过让我们自己讲题目

还让我们自己出题,创建比赛…

两年里也同样每周每周少了那么多时间

每月每月少了假期,寒暑假还要带着一群人外出求学

一人照顾整个团体,请我们吃饭

终究看过了第一年里没有一人过初赛,看着一天天人数少去

赛前调侃激励,想劝那些放弃的人回来

像物理竞赛老师徐立海,他一句话下,全部物竞生统统停课

自习课不论何时要求他们去搞竞赛都没有半点含糊

而在我千般阻挠下去机房的同时,孙老师又怎样试着和我的班主任交流了呢

我寝室的书桌算得上干净,一盏台灯,右边三个小格子里分别放了吉他谱,杂物和水果之类

上方的书架上放的不是别的,两本字典,剩下全是竞赛的书

而大多数,绝大多数,几乎就是孙老师白送给我的

当他在火车上说起退役,他说是认真的

真的,他也承受了太多了


都说高中应该是最美的年华

除了学习是不是该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

反正我没有…

怀着憧憬进了高中,却发现生活的主旨还是读书

就像撞进一潭死水,社团活动,对于高三,不存在的,三年来如此

我觉得日子过的还是那抹单调的黯灰

如果我回忆起高中生活里有什么值得回忆的,青春里有什么热血激情的事情

竞赛我毫不犹豫地说

两年里什么都好,学业里忙里偷闲,机房里欢声笑语

跳楼也好,顶撞老师也好,一切都与竞赛扯上了关系

我曾经一无所有,没有梦想,没有目标,没有动力

高一我曾一天天地晚上不写作业去找心理老师

后来我告诉心理老师,我终于找到了目前的三个意义

找到一项爱好(吉他),找到一个位置(心理委员,当然这种东西就像学校的各种实验品一样,在我换班后就失去了)

找到一项事业——竞赛,也就是在加入电竞班后不久,我决定了我的未来,我会是个码农

如今我该失去的还是失去了,该放下的还是放下了

进入高三后我就没动过吉他,任它躺在衣柜里,不知道是三分热度已去还是什么

现在我要退役了

我害怕啊,我又回到高一的那个阶段了,眼前等着的只有读书读书

我又没有任何理想,失去支撑,跌入虚无


走着走着如果觉得累就停吧
忙着忙着迷失了就安静一下
繁华的大厦不会塌
每一个人 三餐一宿都会有个家

爱着爱着总有人教我们长大
想着想着快乐总大过悲伤啊
叫幸福的花 晚点开
栽种的人 谦卑中学会了强大


《姗姗》这首我在绍兴做一小时公交车听到的歌

我不会回去了,我要向前走了

我仍没有勇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仍然按照老师的话说一不二,应付着作业功课

但我早就决定了,就在退役之前就决定了

我不会走的, 我不会离开电竞的

这次哪怕再怎么懦弱无能的我,如今没有一丝理由待在机房

我也决定留下来,我还想天天去机房,这已经是我的习惯

我还能为下一届做些什么,如果孙老师要走,那我留下来


回到学校里,其实没有想的那么糟

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反感那些问我考的怎么样的人

我已经放下了啊,我还是开开心心地和他们侃着这几天的经历

我回忆着两年里的经历,太多太多

我码着这篇文章,本以为一晚上写完,与过去说再见,去迎接新的开始

然而我一直活在当下,我回到学校继续码

这一码又是三天功夫,远远超出我的预计的时间

我还是中午过来,来机房,现在小机房里空空荡荡的

望着这熟悉的一切,六角方桌,拼凑出十四台电脑的小机房

键盘屏幕,蒙上一层淡淡的灰尘,

一条条缆线错乱无章依旧盘转蜿蜒

这里进出时还得收收椅子,两个人要分配好合理的空间

我的两本书,几张试卷,草稿本和笔,还在桌角

停留片刻,我的内心

毫无波动

——都已经决定好了留下来,还有什么好物是人非忧伤感慨?

我依然摁下屏幕右侧的开机按钮

静等屏幕的闪光,古老的机械硬盘慢慢地运作起来

背靠椅子,看屏幕显示出Lenovo的logo,接着出现微软的田子

这花上一分钟多时间,电脑终于开机了,和以往一样

其实一切,依旧

孙老师进来看见我,似乎有点惊讶

不过告诉我,我仍然可以每天中午来这里

仍是常常机房只有我一个人

键盘还是这么好使,我码着字

我用零零碎碎的时间,技术课,午休,每次码半小时多点

讲两年来的片片这些织在一起,等待天晴的那天将她挂起…

我的OI生涯永远不会结束,下一站——ACM


git上大约存了了1200+份代码 点这里

其中大多是重复的,一题多份代码,还有不少是不同OJ的统一道题,也有因为环境原因没有保存的代码

就当自己达成刷题1K的成就了

code

一开始在sznoi,后转战 CODEVS

头一年里都是在做 CODEVS,做到 200

codevs

后来么自家OJ也开了

之后一段时间CODEVS崩了,就转战 洛谷

一直在洛谷待到现在

luogu1

难题没怎么做,水题一大堆

luogu2

在临近NOIP2018的时候,我开始热衷于比赛,就是各网站的模拟赛

有洛谷的,不过洛谷的比赛质量参差不齐,难以言状,当然不乏很好的题目

一者是 CODEFORCES

因为时间常常(全部)对不上,没打几场,但个人觉得这个题目是最真实与竞赛相关的(其实是ACM)

codeforces

再者是非常欢喜的 AtCoder

这个就比较准时了,每周六晚20:00-21:40,题目大多是数学题吧(还有水题)

所以这个网站的一般都能打的

atcoder

还有一个很准时的是 领扣

这个其实是面向那种面试工作的

不过因为比赛很准时,都是周日上午 9:30-11:30

里面一般不会有什么蛇皮算法,也是数学题和数据结构,打打也不妨的

leetcode

因此高三那会,不仅平时溜去机房,周末回家也早已经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我周末根本不会写作业(除了数学)

以上,大概是我的全部了


2018-11-15

过去三天我来机房,还算有正事要做的

不过昨天就写完了这篇洋洋洒洒的长篇退役记

今天去哪?

我才真的发现自己已经没地方去了,一种像是植物失去了扎根的土壤一样

我不写空话,自考完以来其实默默决定好了要写这篇总结的

今天没了,我的OI计划表头一次空了

当然我还是去机房

但我去干什么,刷题?现在没兴致.总结?不是写好了吗.

我没地方去了,过去两年里,寝室不属于我,教室同样不属于我,我一直都在机房啊

向来我可以光明正大地从教室办公室门前经过,不论大门是否敞开,不论有没有老师在里面

今天我听到办公室里基伟老师声音,emmmm,决定绕道走,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来干什么

我从四楼经过,两年时间里来,空空荡荡的校园渐渐被填得充实起来,

曾经高一高二的教学楼都是空无一人可以让你一个人静静待着的地方,到处冷冷清清的

现在几乎没有这样的地方了,都是人,

空着的大概也就二号楼,还有一号楼的四层楼了

我从这绕了一圈到另一边楼梯,探身出去看见对面有个人影在打电话,立马缩了回来

长廊里,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只要两头有亮光,正所谓狭路相逢,我在这头,他在那头

我纠结了一会该怎么办,等他走吗?但我立马意识到, 我有什么好怂的,又不是溜过来打游戏

我就大摇大摆又走了出来

前方是昏暗的路,尽头的窗户透出白色的光

这样的环境下其实你确确实实看到的就是一个人的轮廓,而这个人,好黑呀你看不出他正面对着你还是侧面对着你

我大致觉得,反正不是基伟.接着边走边玄学推理,一般人站在那样的位置打电话,总不会回头望着黢黢的长廊,望着尽头的阳光

他一定是背对着我,看着窗外的工地,唠嗑着电话里的事情

想到这些,我不禁加快了欢快的脚步,轻轻松松进了小机房

终于,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今天要干些什么呢

就让我来记录一下这个伟大的瞬间吧

所以我到底还跑机房来干嘛的啊


情至心头 有感而发 直言所述 无惧评价

求抱养
0%